<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穿越小說 >一品妖妃 > 第二十二章 徒手拆藥鋪
      第二十二章 徒手拆藥鋪
      作者:無邪   |  字數:3418  |  更新時間:2015-05-08 16:43:23  |  分類:

      穿越小說

      “哦?可是我搶的就是將軍府,打的就是你?!毖~回眸,看著百里雪口勾起了嘴角。

      她說的話,簡直是赤裸裸挑畔。

      “你……你……”百里雪指著妖魚,手指氣得發抖,你了個半天也沒說什么來。

      身后的眾人和青鸞見此,紛紛感嘆這女人好囂張。

      妖魚見此臉上帶著輕笑繼續不屑,譏諷的道:“我,我如何?”

      百里雪看著眸子死死怒瞪著妖魚,沒說話,突然她想到她來的時候,蘇魚這賤人就站在她家的藥鋪門口,那樣子好似要進去一般。

      仿佛想起什么,百里雪竟然不屑一笑。

      妖魚見此冷冷的勾著薄唇,眾人見此以為百里雪是被氣傻了呢?

      卻聽百里雪突然道:“蘇魚我沒記錯的話,我來的時候你是要進這店鋪的吧!”她冷笑,好似在問妖魚,卻是肯定的語氣。

      一旁的蘇小樓聞言,頓時升起一股不好預感。她連忙拉了拉妖魚的衣袖,示意她我們走吧。

      妖魚低眸看了一眼蘇小樓,只是輕輕地笑了笑。她抬眸對上百里雪的眸子:“是又怎樣?”

      蘇小樓聞言頓時緊張起來,這小魚就是不聽話,如今百里雪突然來這么一句,無非又是找什么讓小魚出丑。

      “怎樣?蘇魚你難道忘了,你上次來的時候,我已經畫了一幅畫像說你不準進這家藥鋪?!闭f著百里雪看了看四周,好似沒看到畫像,她譏諷一笑,冷聲道:“哦?難怪,原來今天忘了貼出來了?!?/p>

      言罷,她捂著胳膊朝著藥鋪而去,不一會便拿著一副紙出來。

      她緩緩走到妖魚身旁,慢慢將畫像打開,讓她完完全全呈現在妖魚的面前,然后她臉上掛起一抹得意地笑意,一字一頓的嘲笑道:“你看清楚,蘇魚王八不得入內,所以不想成為王八的,最好不要靠近本小姐家的藥鋪?!?/p>

      蘇小樓看著這一幕,心里頓時不是滋味。

      遠處軒轅凌月看著這一幕,頓時想知道接下來妖魚該如何反擊。

      妖魚眸子一眨不眨的看著眼前的這張畫像,只見上面畫著一只王八,旁邊寫著“蘇魚王八不得入內?!?/p>

      看得此,妖魚的視線陡然的冰冷起來。

      百里雪竟然那王八來侮辱與她。

      “小魚,我原本是想告訴你的……”蘇小樓低下頭語氣結巴道。

      妖魚皺眉頭,不說話,可是周身的氣息越加的冰冷起來。

      回憶當初,這家藥鋪根本不是將軍家的,是她的,是她蘇魚的,如今不但搶了去,還貼出這樣的畫像來侮辱與她。

      她當她還是以前那個蘇魚嗎?竟然敢這樣來侮辱她,百里雪真是不見棺材不丟淚。

      猛地搶過百里雪手中的畫像,妖魚陰險一笑,撐著畫像,妖魚一把將畫像貼在了百里雪的臉上。

      百里雪反應過來時,臉上正被什么東西擋著,她猛地撕了下來,一怒氣得瞪著妖魚?!百v人你做什么?”

      妖魚冷笑:“做什么?我看你挺像這王八的?!?/p>

      只是瞬間周圍的人,便開始大笑了起來。

      “王八!哈哈哈……”

      “笑死了,呵呵,王八……”

      “將軍府的小姐像王八……”

      “……”

      眾人指著百里雪互相看看,忽然爆出了一陣陣笑。

      妖魚看著百里雪臉上的王八,只是冷冷的一笑。

      身后的青鸞回頭看了一眼自家公子,也噗嗤笑了出聲。

      就在這眾人都笑的時刻,百里雪的臉徹底扭曲,頓時一臉怒氣擦了擦自己的臉,因為那幅畫是她剛剛才畫的,上面的墨水根本沒有干。

      現在百里雪臉上印上一只王八,還有正好沒有蘇魚兩字略了過去,把王八兩個字,印在了上面。

      百里雪越擦,周圍的人就笑的更大聲。

      百里雪的耳邊都是笑聲,刺的她失去理智,理智全無,不管不顧的再次朝著妖魚沖去。

      “我要殺了你這個賤人……”

      妖魚見此,冷冷一笑,修長的手指一下子掐住了百里雪的脖子,只要她稍稍用力,這么漂亮的姑娘,便會在她的手中香消玉殞了。百里雪臉已呈青紫,雙眼翻白,恐懼占滿了心頭,她在眼前女人眼中,竟瞥見了死亡的絕望魔影。

      妖魚看著百里雪,冷冷一笑,隨后一把將快要斷氣的百里雪扔了出去。

      百里雪被扔出去后,便捂著自己的脖子,劇烈的咳嗽的起來。沒一會,她的臉便漲紅。眾人見此,微有些害怕的朝著妖魚看了一眼。

      遠處,軒轅凌月看到此,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嘴角揚起一抹淺笑。

      將軍府在朝中還是有些的地位的,可眼前這女人竟然想都不想后果的就動手打了百里雪,真是令他佩服。

      “百里雪你跟你哥花言巧語騙我信任,步步為營竊我萬貫遺產,還有坐擁我娘留我的藥鋪這么久,是不是也該物歸原主了呢?”妖魚看著不遠處的百里雪,視線冰冷又道了句。

      眾人聞言,紛紛都是一愣,什么?這藥鋪竟然是蘇魚的。

      這上演哪一出呀?如果真是妖魚的,那為何會在百里雪的手里。

      就在眾人疑惑不解的時候,妖魚再一次話語打斷了他們的思緒。

      “當初我蘇魚真是瞎了眼了,看上一位忘恩負義的男人,不僅騙盡我千金身家,還忘恩道在眾人面前休了我,讓我成為這軒轅國的笑柄,如今我和百里虹已經沒有了任何關系,那我的東西,我一并拿回?!毖粤T妖魚邁著步子,朝著藥鋪去而去。

      百里雪眼睜睜的看著,妖魚的身影走進藥鋪內。她想開口罵,可是一張口喉嚨便痛的要死。

      妖魚進去沒一會,藥鋪伙計一個一個被打的像豬頭一般的被丟了出來。

      接著便是噼里啪啦一陣聲響。

      十來分鐘而過,妖魚拍了拍手,邁著優雅的步子從店鋪內走了出來,隨后便是“咚咚”一陣巨響,塵土飛揚,只見剛才還好好一個藥鋪店,倒塌一半。

      她的東西就是她的,要毀也是她這主人來毀。

      一旁的百里雪看到此,頓時傻眼了。

      她的鋪子呀!這賤女人,她竟敢,竟敢。

      百里雪氣的一翻白眼,差點沒呼吸過來掛了。

      眾人見更是躲鬼一般的向后退去。

      從這種種跡象來看,這女人不好惹。

      “姐,我們走吧!”妖魚看著身子僵住的蘇小樓提醒的道。

      青鸞聞言頓時慌了神,立刻上前道:“這位小姐……?!?/p>

      妖魚聞言回眸,看一眼青鸞,她嘴角勾笑,并沒有說什么,依舊邁起步子要離開。

      青鸞見此急了連忙又鞠躬,語氣十分的客氣:“這位小姐,我家公子想請你一聚?!?/p>

      “你們找我是為了看病吧?”妖魚面色隨意的一語點破他的目的。

      “姑娘好生聰明?!鼻帑[看了看眼前女子,輕聲的回答。

      “可是,我為什么要救?”妖魚側目看了一眼青鸞,毫不留情面的說完,便抬腳而去。

      青鸞見此連忙跟了上去:“那姑娘到底怎樣才肯救我家公子?”

      “怎樣?”妖魚聞言突然停住了腳步,輕聲的呢喃的了聲。

      忽然仿佛想到什么,妖魚猛地回頭,笑得一臉燦爛。

      青鸞看著眼前變化如此之快的女人,有點無措起來。

      “怎樣?想讓我救你家公子,不是不可以?!毖~湊近青鸞,輕聲的回到。

      青鸞看著眼前女人,剛才她打人的一幕頓時浮現眼前,他連忙搖了搖搖頭,倒退一步和妖魚拉開距離后,才道:“你想怎樣?”

      “兩萬兩?!毖~伸出纖細的食指,邪氣般的放在唇邊吹了一口氣。

      “兩萬兩……?”

      青鸞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嘟囔著道了句。

      “黃金?!毖~看著青鸞的表情,瞇著美眸,輕笑著又到了一句。

      “還黃金……?”青鸞微微瞪著眸子,兩萬兩都能讓平常百姓用上一段時間了,更別說黃金了,這女人是想錢想瘋了吧!

      “你這不是趁火打劫嗎?”青鸞反應過來,看眼前著一臉笑意的女人,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的道。

      “趁火打劫?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你看看治療費,勞物費,還有我的是時間費,等等,這些可是都要錢的?!毖~看著青鸞,想到一個說一個。

      看著妖魚,聽著這些話,青鸞眼角抽搐起來。那按照她說的這些,伸手動手治療是不是也要錢呢?

      “哦,忘記了,還一個動手費?!鼻帑[剛想完,妖魚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一臉笑意的又加了一句。

      這下聽的青鸞一陣無語。

      他眸子轉向自己的公子,好似在詢問他意見一般。

      軒轅凌月瞇起眸子看了一眼青鸞,隨后眸子定在了妖魚的身上。

      妖魚此刻正好順著青鸞目光看向軒轅凌月,那一瞬間正好對上他的目光。

      一個清澈深邃,看不透,一個波光粼粼,柔媚勾人。

      過了半響,軒轅凌月的眸子才移到青鸞的身上,對著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青鸞見此心里還是忍不住生氣,如果能治好公子得病那他就不計較了,若是治不好這女人敢這般獅子大開口,他一定不會放過她。

      “我家公子答應了,你現在可以跟我走了嗎?!鼻帑[看著妖魚該有的客氣還是在的。

      妖魚輕輕地搖了搖頭,回到:“現在還不行,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p>

      青鸞聞言微微一頓:“那你什么時候有時間?”

      “今晚,國公府,我要你們家公子親自前來?!毖~說完嘴角一勾,眸子輕輕掃了一眼軒轅凌月,便抬腳離去。

      青鸞還想說些什么,一道清涼的聲音變傳入他的耳膜內:“青鸞,回來吧!”

      青鸞聞言,邁著步子便走到了軒轅凌月的身邊,皺眉問道:“公子真的要給嗎?”

      軒轅凌月看了一眼青鸞,語氣風輕云淡聽不出任何情緒:“若是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兩萬兩黃金又算什么?!?/p>

      青鸞皺眉再次開口:“比起公子的性命,兩萬兩黃金自然不算什么,但是若是她治不好呢?”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成 人 大 片 黄 色 网 页,免费污国产精品观看,太粗太大了受不了轻点爽动图

      <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