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穿越小說 >一品妖妃 > 第三十章 國公府的好女兒
      第三十章 國公府的好女兒
      作者:無邪   |  字數:5130  |  更新時間:2015-05-18 13:25:01  |  分類:

      穿越小說

      “哦?不是那樣,你是在懷疑本座的能力嗎?”攝陰司瞇著深邃,狠辣的眸子,挑眉輕聲問道。

      百里虹見事情不對,連忙就朝著攝陰司彎腰低頭恭敬的道:“國師大人的確是誤會了,我與蘭芷乃是真心相愛的?!?/p>

      蘇燦李氏在一旁聞言,稍稍松了口氣。

      “哦?真心相愛?這么丑的女人都能入得將軍的眼?”攝陰司懶懶撐著那妖艷至極的臉,他緩緩開口,聲音幽涼而動聽。

      此話一出,百里虹蘇燦還有李氏三人的臉色頓時一變,藏在袖口下的手,不知不覺的握緊,面對這樣的話,面對著這個人他們只能忍。

      蘇蘭芷的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丑?這男人竟然說她丑?她可是這軒轅王朝第一美人?。??

      “國師大人說話不要太過分了!”百里虹此時俊臉漆黑,壓抑住心中的怒火,語氣還是恭敬的道。

      “本座說話過分嗎?”攝陰司聞言,就歪頭向這自己身旁的婢女問道。

      那婢女見此,臉色刷的一下慘白起來,身子一顫,連忙就道:“回國師大人的話,不……不過分?!?/p>

      “你說,她漂亮嗎?”攝陰司一雙幽艷的亮眸轉向左邊的太監,纖細的手指指著蘇蘭芷,聲音幽涼好似一把利劍放在那太監脖間。

      那太監聞言,連忙低下頭,回答道:“啟稟國師大人的話,她……她不漂亮?!?/p>

      言罷將頭低的更低了些。

      蘇蘭芷的長相其實還不錯,但是他們國師大人都說丑了,若是他們不跟著說,那就是想自己命太長了,想死。

      聽完太監的話,攝陰司滿意一笑,他收回手,妖異的眸子轉到百里虹身上:“你看,連一個太監都說她丑,本座說她丑也只不過說實話實而已,看把將軍氣得?!睌z陰司依舊一副妖媚的摸樣,朝著百里虹邪氣的開口。

      蘇蘭芷肺都氣炸了,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百里虹此時更是無話可說,臉色黑到了極點。

      今日雖然沒有逮到蘇魚那女人,但是惡整了一下這國公府,他也覺得氣消得差不多了。

      “國師大人,蘇魚既然不在我國公府,你是不是也該......?”蘇燦再也忍受不住的開口。

      “國公爺您這是在趕本座嗎?”國師幽涼的開口,眸子內一閃異常的寒光。

      “老夫哪敢!”蘇燦咬牙切齒的回到

      “國公爺,蘇蘭芷可是您的女兒,來著?”

      攝陰司瞇著眸子,性感的薄唇微微掀起,輕聲地吐出這幾個莫名其妙的字眼。

      蘇蘭芷自然是他的女兒,剛才不是說過他是嫡女嗎?國公府就他一個老爺,不是他的還有誰的?這攝陰司是瞎了眼?還是耳聾了?蘇燦在心底不僅如此想著。

      “國師此話什么意思?”蘇燦瞇緊眸子,不解的問道。

      攝陰司卻削薄的唇陰鷙上勾:“什么意思?沒想到國公府的嫡女,竟是一個信口雌黃,滿嘴胡言亂語,妄想用這種下三濫的伎倆利用本座?這就是你國公府上的好女兒?”

      蘇燦聞言,身子一僵,這攝陰司果然是個記仇之人,剛才的事情他以為能逃過攝陰司的眸子,可是他錯了,攝陰司比他想象中還要可怕。

      蘇燦被邪陰肆的話給呵斥的老臉難堪,卻也知道此事可大可小,不得已咬牙拜跪:“是微臣教女無方,還請國師大人贖罪?!?/p>

      蘇蘭芷臉一白,僵在哪里!

      此時,轎內里好像有陰冷靡麗的笑聲傳來,聽這笑聲,跪在地上的蘇燦臉色越發狠獰起來。

      “既然國公爺都下跪賠罪,本座怎能不給面子。至于她……”攝陰司嘴角一冷,幽艷目光掃向蘇蘭芷,嗤的一笑:“真是丑人多做怪?!?/p>

      蘇蘭芷聽見這七個字,臉色瞬間扭曲了起來猶如被雷當頭劈傻了。

      罵她丑也就算了竟然還敢說她丑人多作怪

      啊……表情快速扭曲,她可是軒轅王朝第一美人,如此打擊幾乎要讓她要崩潰!

      百里虹跟蘇燦的臉再次掛不住。

      蘇燦緩緩抬頭,臉色不好的道:“國師大人請您放尊重點?!?/p>

      百里虹更直接摟住一臉猙獰的蘇蘭芷,冷下臉:“國師大人,蘭芷她只是無心,還請你說話不要太過分了?!?/p>

      攝陰司邪肆的笑了聲:“百里將軍還真是對其寵愛有加呢?”攝陰司說此話,明顯是諷刺。

      “你……”

      根本無視他們,攝陰司朝著前面的太假不耐的道:“本座要找的人不在這,還等什么?還不不走,去抓那個該死的女人?!?/p>

      眾人聞言腳下哆嗦,立馬轉身掉頭。

      國公府后院。

      “啊——”

      閨房內的蘇蘭芷面容扭曲一片尖叫了聲。

      她堂堂國公府小姐,從小被人捧在手心里,聽著被人贊美的話,長大的,她真沒想到居然有這么一天,她被人侮辱的一天。

      這一切都是蘇魚那賤人,都是她,她早早死了,哪里還會有這么都事情。

      蘇蘭芷小臉猙獰,小手指甲深深掐入肉里,一宣泄她心中的怒吼,她眸子掃了一眼房間內,頓時火氣就更大。

      “小翠……?!碧K蘭芷大聲吼道。

      小翠是蘇蘭芷的貼身丫鬟。

      剛才的時候小翠站在門口,聽見小姐憤怒的尖叫,也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半響之后她還是決定走開了,到院子內做些別的事情。

      蘇蘭芷這一喊,小翠立刻趕到了她的身旁,看著自家小姐臉色猙獰的樣子,小翠抖了抖身子,小聲地勸道:“小姐,你消消氣!”言罷跑到桌前給她倒了一杯茶。

      “小姐?!毙〈鋵⒌沟牟杷f到蘇蘭芷的面前,她獻媚的又開口道:“其實小姐沒必要生氣,我聽說往往嫉妒誰的美貌的時候,才會無緣無故去說她丑?!?/p>

      蘇蘭芷聞言,臉上的怒氣消了一點,她眸子移到小翠的臉上,問道:“真的嗎?”言罷她沒接過茶水,直接繞過小翠來到銅鏡邊照了照自己的臉,又問道:“小翠你覺得你家小姐好看嗎?”

      “好看,當然好看,小姐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子,依我看,是那國師大人沒有眼色,才會說你丑?!迸鸟R屁的話語,誰不會說,說不定主子一高興給個賞錢什么的。

      蘇蘭芷皺了皺眉頭,看了看屋外,她低眸訓斥就道:“小翠,這國師大人的壞話,可不是隨便亂說的,小心脖子上的腦袋?!?/p>

      小翠聞言連忙捂住嘴,看了看屋外,連忙點頭:“是!奴婢一時失口?!?/p>

      蘇蘭芷沒有聽到,小翠說的那句話,因為她現在腦子內只有怎樣才能將蘇魚弄死。

      “小翠幫小姐我去辦件事情?!碧K蘭芷突然湊近小翠,輕聲地說道。

      “小姐請說?!毙〈涮ы戳丝刺K蘭芷說道。

      蘇蘭芷見此,朝著小翠揮了揮手,示意她過來。

      小翠領會一步跨到蘇蘭芷的身邊,蘇蘭芷彎腰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便直起身子,一臉狠毒。

      “是小姐,奴婢這就去?!碧K蘭芷說完巧翠便朝著她道。

      “這件事情若是成了的話,我重重有賞?!碧K蘭芷瞇著眸子,一副誘惑的口問道。

      “奴婢一定盡力?!毖粤T小翠一臉笑意的便出了門口。

      看著小翠越走越遠的背影,蘇蘭芷冷冷的一笑,臉上的猙獰之色將那清秀的小臉襯托的愈加的難看。

      京城:最大的酒店內:

      妖魚和蘇小樓兩人坐在一張又寬又大的桌子前,什么山珍海味了,什么熊掌鮑魚了,各色各樣的菜,擺滿桌子。

      “小魚,你掐一下姐?!碧K小樓看著桌上各色各樣的菜色,她心不在焉的說道。

      “姐,你說什么?”妖魚看著蘇小樓眨了眨眸子輕笑著回答。

      看來蘇小樓真是沒吃過這么好東西,也是,在國公府內沒有一天是過過好日子的,別說是好的飯菜了,能吃上一頓飽飯就很滿足了。

      “姐,放心!你這絕對在做夢?!毖~拍了拍蘇小樓的手臂,柔和的說道。

      “真的嗎?”蘇小樓眸子眨了眨緩緩移動,定道妖魚的身上。

      “要不然你自己掐自己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看著蘇小樓還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臉,妖魚想了想提出意見。

      “那好!”蘇小樓聞言,點了點頭揚起自己的手便掐了掐自己的胳膊上的肉。

      只是剛一掐下去,胳膊處便傳來疼痛。

      胳膊處傳來的疼痛令蘇小樓眉頭皺起。

      痛死了,那不是她掐的,她絕對不會這樣狠對待自己的。

      看著放在她胳膊上的大掌,蘇小樓微微一愣,那張手明顯是指男人的手,那首白皙修長,且骨節分明,看上去十分好看。

      蘇小樓順著那只手一直朝著那人的臉看去。

      只見一位身著白衣飄飄的男子,站在她的身后。

      軒轅流風對上蘇小樓的眸子,輕輕一笑,他語氣灑脫不羈就道:“怕你下不去手,我幫你?!?/p>

      言罷之后,軒轅流風將自己的手從哪纖細的手臂上拿了下來,他緩緩移動著步子,直接坐在了妖魚的對面。

      “你是誰?”蘇小樓看著軒轅流風,眨了眨眸子,不解的開口。

      妖魚看著突然出現的軒轅流風,美眸微微一瞇,沒有說話。

      軒轅凌風,也同樣瞇著眸子看著妖魚。

      他可是聽說,攝陰司去了國公府抓這女人,這女人而今在這,他們的大國師看來要落空了。

      腦海內浮現攝陰司的怒氣的臉,他心情不由的好些許多。

      蘇小樓看著對視著的兩人,朝妖魚輕輕的道:“小魚,你們認識?”

      “不認識,當然認識……!聞言蘇小樓的話,妖魚和軒轅流風異口同聲的回道。

      蘇小樓看了看微微一皺眉頭,看了看妖魚,又看了看軒轅凌風,這兩人是真么回事?到底認識不認識???

      “你們到底認不認識???”蘇小樓再次開口。

      “不認識,認識……!”依舊是異口同聲,妖魚白了一眼軒轅流風。

      蘇小樓聞言撫了撫額頭,也不問了,直接看著軒轅凌風問道:“你是什么人?和我家小魚什么關系?”

      軒轅凌風聞言蹙了蹙眉頭,什么身份呢?

      他也不知道此時用真身份好,還是編個身份好,想來想去,他干脆朝著蘇小樓道:“我就是我,我和你們家小魚是好朋友?!?/p>

      妖魚聞言皺了皺眉頭,什么小魚,這男人不嫌惡心。

      “小魚?朋友?你就是你?”蘇小樓有些不懂男人的話,不知道是他說的不過仔細寫,還是她聽不懂。

      “他,當朝七皇子,軒轅流風?!毖~看了一眼軒轅流風,一語點破他的身份。

      軒轅流風聞言提挑了挑眉頭,這女人,查他?

      而一旁的蘇小樓頓時看著軒轅流風大驚,隨后她看著眼前這位男子,連忙站起了身,便要行禮。

      “姐。你做什么?”妖魚見此一把拉住了,想要行禮的人兒,不解的開口。

      “小魚,快給七皇子行禮?!碧K小樓被妖魚這一拉,她連忙反應過來,拉著妖魚要給軒轅流風行禮。

      “姐,你怎么那么多規矩?”要知道她姐姐是個死板的人,她還不點破他的身份了。

      軒轅流風也不管,看著妖魚笑了起來。

      他心口的那份氣還在那壓著呢?他眼神看著妖魚好似再說:行吧!最好跪下??!

      被蘇小樓這一拉,妖魚真有拍死自己的沖動。她干嘛要說出來,狠狠的瞪了一眼軒轅流風。她腦子一轉,朝著蘇小樓就道:“姐,我騙你呢?他不是什么皇子?!?/p>

      妖魚看著蘇小樓連忙就道,生怕她這位好姐姐,真的一把將她拉在地上,那樣的話她可就吃大虧了。

      蘇小樓聞言神色一僵,眨了眨眸子,她看向一旁的軒轅流風。

      軒轅流風聞言臉色的笑意也是一僵,最后撇了撇嘴沒說什么。

      蘇小樓松開妖魚手,皺了皺眉頭,她重新做回椅子上道:“小魚,你干什么開這種玩笑?!?/p>

      就是,害得她真以為七皇子呢?

      軒轅流風看了一眼蘇小樓的臉色,覺得好笑,不過這么單純的女人,要是蘇魚不在他身邊會怎樣呢?會不會早就被人拐跑了呢?軒轅流風低眸暗暗的想著!

      妖魚勾了勾薄唇,也覺得這位姐姐太好騙了些吧!

      “啊……?”妖魚不知該怎么開口的時候,身后突然響起一聲:“兩位美人,怎么一個人坐在這?來跟大爺到那邊做如何?”

      此話一出,軒轅流風,蘇小樓聞言朝著聲音處看去,而只有妖魚沒有回頭,因為他不回頭她便知道這人是沒事找事。

      軒轅流風見此,眼角抽了抽,什么叫做一個人那他是什么?

      蘇小樓聞言眉頭一皺,看了看眼前的人,突然開口:“你們做什么?”

      那幾個男人,看著眼前的蘇小樓頓時猥瑣的笑了笑:“我們不做什么,只是請美人一聚而已,不知可否賞個臉?!睅讉€男子將蘇小樓和妖魚團團圍住,開口。

      那架勢,好似若不答應就用暴力了。

      軒轅流風挑了挑眉頭,輕笑著,看著那幾個人,一幅看戲的摸樣,他倒要看看這女人這一次有用什么樣的手法來解決這件事情。

      妖魚聽著他們的話,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我們不認識您們?!碧K小樓眉頭有皺緊了一分,語氣有些不善。

      她也看得出來這些人是來找事的。

      “聊聊不就認識了嗎?”男人目光猥瑣的將蘇小樓上下打量了個遍。

      蘇小樓也知道了遇到流氓了,她低眸看了一眼妖魚一臉平靜的臉,微微有些不知所措:“小魚……”蘇小樓輕聲喊了一聲

      “嗯……?”妖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懶懶得開口。

      隨后過了半響,妖魚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桌面她沒有回眸,依舊背對著那幫人,慵懶般的開口:“想請我們一聚,是嗎?”

      身后的人聞言連忙點頭說是:“是,不知美人意下如何?!?/p>

      “好??!”纖細的手指敲擊桌面的聲音緩緩停下,她慢慢的站起身,轉過頭,朝著那群人微微一笑的回道。

      蘇小樓微微一愣,小魚為何會同意呢?一看這些人就不是什么正經人。

      軒轅流風就更愣了,他以為眼前這女人,會又再次使用暴力,或則是教訓他們一頓,將其趕走,反正他怎么想,都沒想到這女人竟然同意跟他們走。

      這妖魚一說跟他們走,這群人可算是了高興壞了,連忙虛假般的伸出手,伸了個請的姿勢。

      妖魚看了一眼軒轅凌風,嘴角勾起一抹弧線很優美的弧線。

      軒轅凌風看著那抹弧線微微有些不不解。

      可當他反應過來,妖魚已經賣出了步子。

      “小魚!”蘇小樓看著妖魚邁出腳步,微微蹙眉叫了她一聲。

      “姐,你相信我嗎?”妖魚將眸子移到蘇小樓的臉上輕聲地問道。

      “我自然相信,小魚!”蘇小樓微微蹙眉的回答道。

      “既然相信我,那么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你不用多擔心?!笨吹贸鰜硖K小樓的緊張和擔心,妖魚一語點破,并且給予出答案解決。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成 人 大 片 黄 色 网 页,免费污国产精品观看,太粗太大了受不了轻点爽动图

      <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