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庶子冠軍侯 > 第十八章 詭異
      第十八章 詭異
      作者:半城煙雨吹晴川   |  字數:3150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44  |  分類:

      歷史小說

      “嗚嗚”的號角聲不斷從孟從云的頭船之上傳出,身后六艘大船在統一的號令之下逐漸穩住船速,得到命令的林大成和李陽更是讓手下舵手和槳手開始放緩船速逐漸靠近前方那幾艘大船猬集一團的所在查看究竟。

      “看旗號應該是淮陰常家的船隊,不過具體情況還需要去查實?!背:怙w奔過來之后稟報道:“屬下已經命令各船警戒,等到安全無虞之后再行起航?!?/p>

      “此地距離徐州應該不遠了吧?”長谷忽然開口,倒是讓孟從云有些意外,不過隨即點頭道:“前方正是徐州城,據此應該不足百里之遙?!?/p>

      長谷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倒是旁邊的燕沐雪看了看孟從云鎮定如常的神情,心頭有些好奇,剛要說話就見到長谷一轉身,正好和她四目相對,頓時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

      “兩位,有事的話改日再說,些許阻礙,想來很快就能解決,不妨事?!泵蠌脑瞥L谷笑道:“待到了徐州之后,我自當讓人好生收拾,和兩位把酒言歡”。

      “也好,既然郎君有事要處置,我二人也不在這里礙手礙腳,就先回去了?!遍L谷一抱拳肅然道:“郎君若是有什么事盡管吩咐,長谷愿聽差遣?!?/p>

      長谷帶著燕沐雪下樓之后回到艙室,剛剛關上門燕沐雪就道:“大師兄剛剛為何要阻攔沐雪說話?”

      “常家的人既然已經到了,這件事說與不說已經不關緊要?!遍L谷搖了搖頭,屏氣凝神傾聽半晌之后才道:“此事畢竟是白公子自家的事,雖說我九宮山對其多有同情,但是此事畢竟不是我們的分內之事,此前卷入其中已經不妥,現如今你也看到了,寧遠侯已經派人過來了,說明朝廷也已經加大了力度,所以我們能不插手還是不要插手。幸好常家人在此時趕到,他們護衛白公子已經足矣,不需我們費心。既然如此我們為何還要多事呢?孟郎君不知道對他而言說不得也是一樁好事?!?/p>

      “而且此前師尊臨走之前告知過我,讓我對這位小郎君多加關注,似乎對他很有興趣?!遍L谷搖頭道:“所以能不把他卷進去就不要了,畢竟人家在運河之上的救助也算是急公好義?!?/p>

      “只怕就算是師兄不說,小郎君未必就猜不到。我們吞吞吐吐反倒是讓對方多生疑心?!毖嚆逖┰谂赃厯u頭道:“依沐雪看來,只怕人家早就心知肚明,甚至常家的事情人家都能猜得到,這幫常家人——”

      她的話音未落忽然住口不言,緊接著房門就被打開,長琴和白公子就走了進來,見到兩人在房中,長琴當即問道:“你們把話說清楚了?”

      長谷搖了搖頭,將剛剛發生的一切都說了出來,然后苦笑道:“現如今孟郎君已經派人前去疏通了,只要常家船隊不動手,想來很快就可以重新啟程?!?/p>

      “放心好了,長谷師兄,常家常大哥肯定不會莽撞行事的,只要到了徐州,船隊靠岸,我們就能安全無虞?!卑坠釉谂赃呅Φ溃骸暗綍r候碼頭上人來人往,只要這位小郎君不阻攔,我們鉆入徐州城內,就是龍入大海,群鳥歸林?!?/p>

      “你倒是和孟郎君想的一樣,他說要在徐州為我們擺酒?!遍L谷搖了搖頭,忽然覺得此事只怕沒有那么簡單,但是一時之間他又想不起到底哪里有問題。

      “哦,那看樣子這位小郎君心思機敏,想得如此之深啊?!卑坠幽樕虾鋈挥砍鲆唤z好奇和感興趣的神情,笑道:“師兄,人家是真的猜出了什么,所以才會出言試探?!?/p>

      “船在動了?!睕]有說話的長琴此時忽然出言,頓時讓幾人一愣,旁邊燕沐雪直接打開了窗戶,朝著外面看了看之后重新關上道:“常家的船只就在我們身邊,看樣子是準備伴行?!?/p>

      “算了,此事就這么算了吧,伴行就伴行吧,總比直接動手要好?!卑坠勇勓钥±实哪樕弦汇?,隨即苦笑道:“看起來需要找個時間去好好會會這位孟家七公子了,沒想到這座百年侯府之中居然生出這么機敏百變的子嗣出來,倒也沒有墮了當年那位開國侯爺的名聲?!?/p>

      白公子的話讓眾人相顧凝然,燕沐雪在旁邊透過窗戶縫隙不斷的看著外面,眼神有些飄忽,似乎是因為這句話想到了什么,半晌之后才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而此時在往景臺上,孟從云同樣心思不在眼前,甚至常衡前來匯報的話都沒怎么聽清楚,這股異狀甚至連帶著常衡都看出來了。

      “隨他們去,讓李陽和林大成兩船拱衛左右,賀毅緊隨頭船而行,讓鐵鷂子和石墨他們那三艘船拖后便是?!背:馓嵝阎竺蠌脑撇盘痤^來道:“常家船隊既然想要尾行那也由得他們?!?/p>

      孟從云轉頭見到常衡臉色有些擔憂,隨即笑道“你也不用擔心,如我所料不差,前面徐州之后他們就會自動下船的,甚至鐵鷂子他們也有可能會尾隨而去,我們不去管他?!?/p>

      他說到這里之后忽然頓了頓,問道:“衡哥,你有沒有察覺這九宮山的長谷三人很奇怪呢?”

      “奇怪?是很奇怪,不過依屬下看倒也不奇怪?!背:庠谂赃呉汇峨S即搖頭道:“那位長谷丈夫看起來是個正直之人,和紫胤真人相差仿佛,只有那兩位姑娘,屬下未曾細究所以不甚了解。相反屬下倒是覺得那個少年,十有八九真有可能是朝廷要犯?!?/p>

      “算了,說也說不明白,你去準備點吃的吧?!背:獾脑捵屆蠌脑泼碱^緊皺,不過隨即他也不在多想,反倒是吩咐常衡去準備飯食,自己獨自坐在原地,拿出了懷中紫胤真人給自己的那本小冊子。

      “這個九宮山,倒是讓我越來越好奇了。來看看這到底是什么療傷——,這是?”孟從云自言自語的翻開之后,剛剛看了兩句就坐了起來,臉色也變得異常嚴肅,半晌之后才抬起頭來。

      “思定則情忘,體虛則氣盛,心死則神活。玄門之要旨,天地之象分,陰陽之侯列,變化之由表,不謀而遺跡自同?!泵蠌脑凄哉Z,隨即深吸一口氣之后開始閉目凝神,嘴里面不斷念叨著這幾句話,慢慢的逐漸呼吸變緩,心神寧靜。這一刻的他仿佛聽到了周邊所有細微的聲音,麟羽瓢蟲,風聲水流,逐漸的開始從他心頭一閃而過。在這無數紛雜繁復的聲音之中,自己的心神卻得到了最大的寧靜,仿佛在這無數的聲音洪流的沖擊之下,自己卻始終不墜凡塵,當真是如紫胤真人在冊子上所言:約而幽明斯契,稽其言有微,驗之事不忒,誠可謂至道之宗,奉生之始矣。

      孟從云在原地側臥,心神不垢不凈,似乎處在一種奇異的玄妙之中,而伴隨著他的呼吸逐漸和緩,隱隱然之間一股奇異的暖流逐漸開始在他的體表流轉,讓他后面上的傷口開始逐漸發熱,暈暈然讓他情不自禁的囈語出聲。

      “公子,常家家主常文景上前拜見,想要面見公子?!泵蠌脑瞥两谶@種奇異狀態之中良久才緩緩醒轉,而旁邊的常衡在見到他睜開雙眼之后才上前稟報道。

      “哦,常文景所在的常家是不是和揚州分舵有諸多生意往來?”孟從云起身似乎有些意猶未盡,精神看起來也好了不少,后背那里熱烘烘的,這讓他情不自禁的伸了個懶腰,然后招呼常衡坐在一邊邊吃飯邊道:“一會讓他過來吧,我倒也想看看這位常家主打算如何在我這船上帶走那位白公子?!?/p>

      “那需要屬下吩咐人手暗中戒備嗎?”常衡在旁邊對于孟從云此時的精神勁頭有些好奇,不過也沒太過多關注,反倒是聞言道。

      “不必,戒備什么,如果那位白公子要走的話就讓他走便是?!泵蠌脑茡u了搖頭,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一塊魚片,嘆息道:“我倒是想讓他走呢,只怕人家未必?!?/p>

      “算了不吃了,讓下面給我做一碗魚羹,然后叫那個常文景上來吧?!泵蠌脑坪鱿肫鹆艘患?,放下筷子道:“到了徐州如果這位白公子還在船上,就去徐州最熱鬧的酒樓給我定一桌宴席?!?/p>

      常衡也沒多問,依言走了下去,而此時常文景要來的消息也被長谷等人知曉,只不過和孟從云這邊篤定不一樣,長谷和長琴是面面相覷,而燕沐雪則無聲的嘆了口氣,走到一邊索性不再說話。

      “也不用擔心,常大哥只是來面見孟郎君的,后面的事情還說不定呢?!卑坠拥故菦]有這幾人這么沮喪,反倒是饒有興趣的想了想之后才開口道。

      “這位常文景好歹也是一家之主,怎么此時如此冒失?”長琴在旁邊很無奈,看了一眼依舊信心滿滿的白公子,搖頭道,“你從哪來的這么大信心?”

      “我不是對常大哥有信心,而是對他——”白公子忽然指了指頭頂,笑道:“對孟郎君有信心,人家端坐高處,冷眼旁觀,難道還不知道常大哥的來意?孟家船隊若真的出了什么反賊,你覺得這位小郎君會是什么處境?孟家會是什么處境?”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成 人 大 片 黄 色 网 页,免费污国产精品观看,太粗太大了受不了轻点爽动图

      <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