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言小說 >退婚后我嫁給了宿敵 > 第一章 陌生宮殿
      第一章 陌生宮殿
      作者:喬喬   |  字數:2122  |  更新時間:2021-12-15 12:22:25  |  分類:

      古言小說

      容曦沉重的眼皮艱難掀開一條縫,眸子跟著幔帳上搖曳的流蘇虛晃了幾下,意識漸漸回籠。

        張了張嘴,喉嚨卻澀得發不出任何聲音。

        她不是應該死了嗎?

        纖白的細腕微微抬起,撫開了床幔,側目掃去,雖然視角有限,但這殿內的陳設卻十分陌生。

        額角傳來絲絲刺痛,腦中突然回蕩著那人溫和的聲音。

        ‘曦兒,你是本王在宮中唯一信得過的人,本王會一輩子保護你的?!?/p>

        ‘曦兒,母妃一心扶持四弟,太子不學無術卻能入主東宮,本王這滿腔抱負只能與你說了?!?/p>

        ‘若是他日本王做了太子,你只會是本王唯一的太子妃?!?/p>

        ‘曦兒,你替本王拿到太子謀逆的證據,他日本王許你皇后之位?!?/p>

        太子謀逆的證據……

        容曦手指捏緊被角,眼眸閃過一抹水光,又迅速被恨意完全取代。

        容曦是定國公遺孤,六歲便被太后接入宮中撫養,常伴太后身側,后又受封永樂郡主,賜婚給晉王蕭燁為正妃。

        蕭燁與她青梅竹馬,她原以為是兩小無猜,誰知這不過是一場暗潮洶涌的鏡花水月罷了,還傻傻的替他拿到太子結黨營私、圖謀不軌的證據。

        就在這證據落入蕭燁手中的第二日,也就是臨近他們婚期的前一夜,蕭燁以賞月為名掩護她出宮。

        那晚,蕭燁揉著她的發頂,那芝蘭玉樹的外表下,說出的話卻讓人脊梁骨發寒。

        “曦兒,你那么美,那么聰慧,為什么你沒有強大的母族呢?空有這個郡主封號如何助本王繼承大統?本王不能娶你了,但也不想見你嫁給別人,你先去,待百年之后,本王定來尋你?!?/p>

        

        那張溫潤如玉的臉上滿是無情的狠厲,那雙冬日里為她添衣夏日里為她撐傘的手,毫不猶豫的將她推下身后的護城河。

        冰冷的河水淹沒了她單薄的身體,頭重重的磕在河底的石塊上,魂魄離體的一瞬間,她親眼看見自己身體下沉,以及水中涌現的鮮紅血液……

        可如今……她沒死?

        手指扶著床沿努力坐起身,這殿內的陳設十分陌生,卻處處透著精細,她在后宮長大,這里不屬于她所識的任何宮殿。

        容曦秀眉輕擰,這會是哪?又是蕭燁的詭計嗎?

        “吱呀——”一聲,房門被打開,一個丫鬟端著吃食入內,容曦警惕的往床內側縮了縮。

        丫鬟見容曦坐起來了,眼底閃過一絲驚訝,隨后又趕緊壓下,面色平靜的將食物放在床頭的矮桌上,眼睛卻忍不住往容曦身上瞧。

        容曦是京城人,卻生了一張似江南水鄉般柔美的臉,又有著皇室中人獨有的那種矜貴,讓人想親近卻又似隔著距離不敢上前。

        被這樣一雙晶瑩明澈的雙眸警惕的盯著,丫鬟非但沒惱,還生怕驚著對方,放低了聲音道:“郡主昏迷了好幾日了,吃些流食養養胃吧?!?/p>

        容曦纖白的手握成拳放在膝頭,目光從那丫鬟身上落到矮桌上。

        只是一碗沒什么特別的白粥,可容曦卻沒想動,面上無波,腦子卻在飛速運轉。

        這丫鬟除了方才進門時開門的聲響,走路都沒什么聲音,指腹與虎口都有著厚厚的老繭,以及說話的神態與聲音,不像是伺候人的,分明是個練家子。

        容曦眸子低垂,以她如今的身體狀況,想要離開,恐怕是難如登天。

        見容曦不動,那丫鬟眉頭皺了皺,又上前勸了勸:“郡主,您已經好幾日未進食了,多少吃一點吧?!?/p>

        “你家主子是誰?”,沙啞的聲音從喉嚨發出,容曦只覺得嗓子被拉扯得刺痛,聲音也極小,但在這安靜的房間內卻十分清晰。

        丫鬟頓了頓,沒有作答,只是又倒了杯水放在矮桌上。

        容曦還是不為所動,見容曦堅持,丫鬟只得退了出去。

        中午丫鬟又送來與晨間一般無二的白粥,目光掃過桌上未動分毫的水和粥,而容曦靠在床頭,肉眼可見的愈發虛弱了。

        這次丫鬟沒有多言,只是快速的退了出去,不過半刻又折了回來,“郡主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嗎?”

        容曦轉過頭看著面前這個丫鬟,什么是親?什么是仇?救她的人又要在她身上圖謀什么?

        在那吃人不吐骨頭的后宮活了這么多年,她不傻,今日吃了這些飯食,明日又會是誰的棋子?

        丫鬟看著容曦蒼白而堅定的面容,想起主子的吩咐,緩緩道:“十五那日當晚郡主您被二皇子推下護城河后,當夜欽天監的星象師便說天有異象,您與二皇子的婚事需延后,如若不然便會影響國運?!?/p>

        “呵……”容曦不由的冷笑出聲,影響國運?

        她小小一樁婚事,竟要影響國運?影響的怕是蕭燁那顆拉攏世族的心吧?

        不過,當今圣上對星象一事向來深信不疑,這倒是個能糊弄過去的好辦法。

        丫鬟見容曦沒再說什么,又繼續道:“欽天監說解法只有準王妃去靜寧寺為北辰國祈福才能化解,而當夜便有一輛馬車將“永樂郡主”送去了靜寧寺?!?/p>

        “此事滴水不漏,宮內宮外都以為郡主您已經啟程去了靜寧寺,您被推下護城河的事密不透風,絲毫沒有泄露出去?!?/p>

        容曦眸子沉了沉,細白的指關節也捏得泛白,昭示著主人平靜表面下的怒意。

        靜寧寺遠在京外,一來一去得耗費些時日不說,出了京城地界,即使你是世家勛貴也只是空有身份,前去祈福必得輕車簡行,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一切便也順理成章了。

        或許她還能落個“尸骨無存”的名頭,再或者找出一個身量相當,毀了容貌的“永樂郡主”以作交代。

        蕭燁再故作深情一番,既得重情重義的名聲,又能解決她這顆廢棋的麻煩。

        緊接著,丫鬟又事無巨細的說了朝中的事,許多熟悉的名字落入耳中,而大部分都是她給蕭燁扳倒太子的那些名單。

        待丫鬟離去,容曦揉了揉眉心,又理了理那些錯綜復雜的事情,她昏迷在這有五日了,短短五日,那朝堂之上卻是翻天覆地。

      目光又落到矮桌上的米粥上,猶豫之際,一個男聲響起:“那些背叛和利用你的人都活得好好的,若是為了這樣的人狼狽的死去,郡主甘心嗎?”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成 人 大 片 黄 色 网 页,免费污国产精品观看,太粗太大了受不了轻点爽动图

      <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