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言小說 >退婚后我嫁給了宿敵 > 第四章 真的失憶了?
      第四章 真的失憶了?
      作者:喬喬   |  字數:2116  |  更新時間:2021-12-15 12:23:44  |  分類:

      古言小說

      不待蕭燁細想,太后的懿旨便到了晉王府。

        “太后懿旨,晉王蕭燁恭順忠孝,哀家近日心緒不寧,特召晉王入宮侍疾?!?。

        蕭燁眼底閃過一絲疑慮,恭敬的接過懿旨,腦子里卻是一團糟。

        傳旨太監見蕭燁面色難看,上前面露討好道:“晉王殿下放心,永樂郡主只是輕傷,雖說丟了些記憶,但好生照顧著,總能好起來的?!?/p>

        這宮里的人個個都是人精,早上禁足時有多落井下石,如今就有多阿諛奉承。

        這道懿旨表面上是侍疾,實則就是變相的解了晉王殿下的禁足,太后向來偏愛容曦,這封懿旨的背后是誰,不言而喻。

        蕭燁目光落在這明黃的懿旨上,真的失憶了?

        進宮拜見了太后,蕭燁又隨著宮女來到永樂宮。

        踏入宮門,蕭燁心中疑慮更甚,他倒要看看,容曦那個女人究竟葫蘆里賣什么藥。

        進入內殿,只見身著春衫的少女握著書靠在窗邊的軟塌上,微光透過窗柩灑在白皙的面龐上,這一幕完美的與曾經融合起來。

        如記憶中一般,少女下塌,眼角眉梢滿是溫柔款款而來,蕭燁忐忑的心也跟著平靜下來,好似他們之間真的還如從前。

        容曦堪堪到蕭燁面前頓住,眼中是止不住的愉悅,但嘴上卻不饒人:“怎么這會兒才來,皇祖母不是早早的便傳了旨嗎?”

        蕭燁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容曦,想從那張柔和的臉上捕捉到別的情緒,可惜一無所獲。

        伸手憐惜的撫了撫容曦額頭包扎的紗布,面露難色,“近日太子勢力多番彈劾,你給本王的那些證據如今都變成了廢紙,父皇對本王也是誅多不滿,將本王禁足府中?!?/p>

        容曦秀眉一擰,滿是擔憂,“這些我都知道,所以才讓皇祖母下了那道懿旨,皇上也松了口,只是不能參與政務,但并不限制行動?!?/p>

        容曦是定國公遺孤,當初老定國公是三朝元老,奪嫡之爭堅持扶了當今圣上登基才有了如今,而定國公府只剩這么個孤女,所以容曦說的話是極有份量的。

        禁足是沒了,可沒有實權,不能參與政事,他的勢力遲早會被太子吞并殆盡。

        蕭燁嘆了口氣,神色愧疚:“曦兒,本王如今變成了個沒實權的閑散王爺,若是你嫁進來,必會遭人冷眼,他日太子登基,豈會有你與本王容身之地,曦兒能否到父皇面前替本王美言幾句……”

        一席話全在意料之中,容曦早做好應答的準備,面露苦色,“后宮不得干政,這事曦兒也無能為力,如今皇上正在氣頭上,曦兒與燁哥哥又有婚約,貿然前去只怕會適得其反?!?/p>

        眼看蕭燁還想說什么,容曦淡定的倒了杯茶水送到蕭燁手邊,安撫道:“不過燁哥哥也不必擔心,皇上下個月會在西山舉辦一場圍獵?!?/p>

        “皇上向來重武,若是燁哥哥能拔得頭籌,曦兒再讓皇祖母替你求個情,燁哥哥便可名正言順的再次受到重用?!?/p>

        這樣的理由無從辯駁。

        蕭燁看著這雙清瑩明澈的眸子,放下杯盞,目光溫和,嗓音繾綣:“曦兒,聽說護城河的水極為清澈,不少百姓還在里面放花燈許愿,十分的靈?!?/p>

        容曦泡茶的手一頓,立刻眉眼彎彎,滿臉向往:“那改日一定要帶曦兒去看看才是?!?/p>

        蕭燁眼底閃過一絲復雜,面對如往日一般殷勤的容曦,他挑不出半分不同。

        蕭燁走后,容曦面上的溫柔散去,那雙明澈的眼眸冷意乍現,目光落在桌上的白瓷茶杯上,細白的手指輕輕一動,碎了一地。

        隨著杯子的落地,窗外也響起了幾聲悶雷,不過片刻便落了雨,整個盛京都籠罩了一層春雨的寒氣。

        風拍窗柩,樓外颯颯風聲,屋內暖香繚繞,浸染了整個房間。

        男子端坐在案桌前,聽著雨水敲打屋檐聲響,修長的手指擺弄著桌上的瓶瓶罐罐,細心的給每一罐香貼上名字后放入格架。

        看著如此淡定的蕭瑞,候在一旁的林遇一時有些摸不懂自家主子的心思,“據宮里的細作傳來消息,這次永樂郡主是打算與太子合作?!?/p>

        “郡主摔下閣樓的前一夜,太子的人與太醫院的人有所接觸,所以永樂郡主這次失憶也是偽造的?”

        將最后一瓶香料放置好,蕭瑞凈了手,拾起桌上的一本詩經。

        眼前浮現少女捧著它臥在榻上默讀的樣子,目光柔和,“太子反將一軍,蕭燁這次惹怒了父皇,羽翼折了不少,不論容曦是否失憶,他能搭上線的也只有太后那邊?!?/p>

        林遇醍醐灌頂,“王爺的意思是,即使郡主是裝的,晉王此時也只敢試探,不敢有所動作?!?/p>

        “但……郡主既然什么都記得,為何還要幫晉王?”

        說到此處,林遇有些替自家主子著急道:“郡主這此選擇了太子實在對咱們不利,晉王失了勢,王爺為何不主動……”

        蕭瑞冷冽的目光掃過來,林遇立刻禁聲,他家主子什么都好,只是一提起永樂郡主就格外顧慮。

        “太子是塊爛泥扶不上墻的,靠的無非是皇后母族,容曦是絕不會真正與他合作,至于蕭燁那邊……”,說到這,蕭瑞好似想到什么。

        清雋的眉目間染上了幾分笑意道:“這事……真是越來越有趣了?!?/p>

        林遇撓了撓頭,覺得自己這腦子怎么都不夠用了,是越來越猜不透他家王爺了。

        蕭瑞將手中的詩經放下,又從暗格中拿出一個小巧的白瓷瓶,指腹摩挲著密封的瓶口道:“四弟近日沒少入宮吧?!?/p>

        蕭瑞凝眸,望著窗外的雨若有所思。

        連下了幾日雨,煙雨籠罩的盛京終于迎來了幾絲春陽。

        短短幾日,后宮也是風起云涌。

        眾人原以為晉王是實勢了,可這永樂郡主三言兩語便讓皇上默許晉王解除禁足,這兩日后宮這些墻頭草沒少來獻殷勤,無非就是想借著容曦討好太后。

        伊蘭依著容曦的意思,一一給拒了。

        

        眼看日頭好些,伊蘭正想將窗柩給撐起來,身后突然傳來幽幽的一聲:“又在這偷什么懶呢?!?/p>

      伊蘭嚇得踉蹌,轉身便對上一雙戲調的桃花眼,拍了拍胸口長吁一口氣,雙手叉腰指責道:“成王殿下,你什么時候來的,還故意來嚇唬奴婢!”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成 人 大 片 黄 色 网 页,免费污国产精品观看,太粗太大了受不了轻点爽动图

      <form id="1h3fn"><nobr id="1h3fn"></nobr></form>

      <address id="1h3fn"><nobr id="1h3fn"><meter id="1h3fn"></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h3fn"></form>